返回
MNU

王懿榮:來自福山的“甲骨文之父”

2016-07-26

  “在渤海之濱,魯之膠東,勤勉的王氏家族于明代起便世居于此,歷600余年,凡20余世,猶如參天大樹,根深葉茂……”伴隨著王懿榮紀念館前館長、王懿榮研究會會長呂偉達老師聲情并茂的精彩講解,甲骨文之父王懿榮,這位王氏家族中最為杰出的志士的傳奇一生猶如綺麗的畫卷一般慢慢展現于筆者眼前。

  出于福山譽滿京城

  王懿榮(1845年———1900年),字正孺,又字廉生。福山縣古現村人,福山縣即現在的煙臺市福山區。他是中國近代著名的金石文字學家,甲骨文的發現者和忠貞的愛國志士。

  王懿榮出身于封建士大夫家庭,其祖父王兆琛,官至山西巡撫。其父王祖源官至四川按察使司按察使。幼年的王懿榮便表現出其聰穎好學的天資,6歲進入古現村的王氏家塾,先后師從于母舅、表伯等人。他15歲隨父親進京,其后拜翰林院編修崔清如、禮部主事周孟伯等人為師。其為人聰穎勤奮,博覽群書,有過目不忘的美譽。然而盡管聰明好學,王懿榮的仕途卻以坎坷開始。他18歲參加鄉試,直到35歲才鄉試中舉,面對著接連7次的落榜,他從不氣餒。在光緒六年(1880年)年中進士,光緒九年(1883年)被授予翰林院編修,光緒二十年(1894年)升遷侍讀。

  說到王懿榮的科考經歷,不得不提這樣一段“單騎返鄉”的軼事,呂老師介紹到在光緒六年的冬天,王懿榮考中了二甲的第十七名進士成為翰林院的庶吉士,這是古代進入封建社會權力中心最重要的一步,可謂前途無量。

  在這一年王懿榮奉旨按著慣例返回故里省親。福山縣令得知消息趕忙安排轎子前去芝罘碼頭迎接。然而,行事低調的王懿榮自己一個人租騎了一頭毛驢上路了,正巧和縣令派的前來迎接新科翰林王大人的轎子在半路相遇,由于轎夫的小頭目不知被他們撞倒在雪地里的騎驢人正是王大人,還把王懿榮喝斥了一番。后來王懿榮見到縣令后并沒有生氣,反而細心囑咐為官不可欺民。其寬廣的胸襟和愛民之心由此可見一斑。

  王懿榮曾三任翰林院庶常館教習,三為國子監祭酒(清朝中央政府官職之一,品等為從四品。該官職隸屬于清朝最高學府。主要任務為掌大學之法與教學考試),時人稱其為“太學師”。光緒二十年,光緒帝因他“皆鯁直敢言,雅負時望”,對他十分器重,同年,他擢升一級,成為三品銜國子監祭酒,并蒙恩賞賜玉臂“福壽”字一幅,“松壽”字一幅。至今北京故宮養心殿里還懸掛著王懿榮書寫的3幅中堂,足可見王懿榮在光緒帝心中的地位。

  盛名金石居功甲骨

  青年時代的王懿榮,“篤好古彝器、碑版、圖畫”等,尤其潛心于金石文字之學。自同治元年(1862年)至光緒七年(1881年),曾先后拜訪當時著名的收藏家、金石文字學者潘祖蔭、吳大澄等,同他們進行商榷探索,考訂違合,歷時19載,撰寫成《漢石存目》、《南北朝存石目》等書。他重視收購收藏,又善于拜師求教,對文物古籍有很高的鑒賞能力,是當時京師有名的金石文字專家,就連北京琉璃廠古玩店的商賈都經常請他做老師。

  王懿榮在學術上最重要的貢獻當數他最早發現了甲骨文。甲骨文的發現還有著廣為記載的一個插曲,正可謂是無心插柳之舉。光緒二十五年(1889年)的夏天,王懿容患了瘧疾,一位醫術高深的老中醫為王懿榮開出一劑藥方。藥方上有一味名曰“龍骨”的藥。其家人從宣武門外的菜市口的達仁堂買回了一種叫做“龍骨”的藥物,王懿榮親自查看,發現了中藥里的“龍骨”碎片,有的碎片上鐫有奇異的紋絡。他便抱病親臨藥房叮囑藥房老板,如果再有商販送“龍骨”來,請代為引見。不多時日,名揚京華的古董商范維清被引見到王府,這次他帶來了12片“龍骨”,他到河南安陽、湯陰一帶去收購青銅器,沒有如愿。聽當地人說“龍骨”是藥材,就順手牽羊地收集了12片,心想:“這樣也不枉跑一趟!蓖踯矘s見到刻有文字的甲骨片,分外高興。他仔細端詳著每一片甲骨上一個個單一成形的“符號”,緊縮的眉頭舒展了。他興奮地告訴在場的人:這是比鐘鼎文更古老的中國文字!范維清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這藥材是真正的古董。于是,王懿榮以每字一兩銀子的高價買下了這12片甲骨。并當場給范維清六百兩銀子,指使他為自己繼續大量收購。隨即,派家人到京城各大藥店以重金把刻字的甲骨全部買下,以至于典當細軟,傾其家財也在所不惜,在他壯烈殉國前竟收集了1500片!

  王懿榮一邊收集,一邊開始了他的“發現”。他廢寢忘食,通宵達旦,拿著放大鏡逐塊、逐字地深研細究。隨之,一個又一個象形的、怪異的、抽象的、單調的文字符號被破譯,字與字連為語言的鏈條,一個個鏈條隨即構成一片清晰的文化意象。他對照《史記·龜策列傳》、《周禮·春宮》的文字記載,終于他的腦海里,浮現出殷商王朝祭天盛典的情景、祈求福祉的占卜辭令、政治經濟的記載、金戈鐵馬的征伐……

  金秋送爽,明月如水。王府上高朋滿座,名流如云。王懿榮把一塊塊精心整理過的龜甲獸骨送給大家傳閱觀賞。然后,他興致勃勃地舉杯祝酒,鄭重地告訴在座的高朋名流:甲骨上鐫刻的“畫紋符號”是文字,是商代中后期文字,是中國最古老的文字!隨即,京城文化界為之轟動,中國文化界為之震撼,世界學術界為之注目!

  丹忱御侮投戎保鄉

  呂老師介紹說王懿榮不僅學識淵博而且是一位富有民族氣節的愛國志士。光緒十四年(1888年),王懿榮還在翰林院供職時,特意借抄翰林院收藏的戚繼光的《止止堂集》,送交山東巡撫在濟南重印,并且親自作序,借以發揚戚繼光殺敵雪恥的愛國精神。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爆發,“日軍據威海,分陷榮成,登州大震”。消息傳到北京,王懿榮憂心如焚,在愛國思想的支使下,他決心投筆從戎,毅然上書請旨,要求回山東故鄉辦團練,抵御日寇。光緒皇帝準許了其奏請,并撥餉銀2.5萬兩以為資助。他當即從京師趕赴濟南,會同山東巡撫商酌防務,然后又赴登州防次,聯絡鄉團,不辭勞苦。在王懿榮的號召和組織下,一支初具規模的抗日團練很快在登州組成。正欲出征,腐敗的清政府派李鴻章與日本政府簽訂了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王懿榮聞之痛心疾首,寫下了七絕《偶感》:“豈有雄心輒請纓,念家山頗自魂驚。歸來整旅蝦夷散,五夜猶聞匣劍鳴!北磉_了請纓殺敵、保家衛國的英雄氣概和壯士未酬的心聲,并深以未能為國家盡一力而遺憾。隨后變賣家產繳還國家的銀餉,遣散抗日將士。山東巡撫饋以千金,他分文不受。

  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6月,八國聯軍進犯北京,清王室及文官武將紛紛斂財逃命,而王懿榮這樣一個文官竟被任命為京師團練大臣,負責保衛京城。身為京師團練大臣的王懿榮根本沒有軍事指揮權,下屬千余人的團勇,半是老弱殘兵,而且缺乏武器,在敵人洋槍、洋炮之下形同虛設。王懿榮在給時任湖廣總督的妹夫張之洞的信中就講到:

  弟自奉命,實作看街老兵,朝廷亦未嘗以兵事責之。然自甲午以來,及今又六七年,中國兵事仍是不行。津事已極,則重臣之不得無罪夫!……至京師地面,如甘軍及義和團一日不出……公能稍為捐置相助否?此垂泣而道之者也。

  從這封信中可以看出當時的防御形勢是多么艱難!但及時王懿榮認為此事不可為,他也要為。俗話說,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他日夜操勞,“往往夜漏三下,未及就眠,心力交瘁,殆難言喻!北本┑臅r局愈發嚴重了。王懿榮一面指揮城防,回到家中,率仆人將花園的一口深井挖深、淘凈。他面對這口老井,意味深長地對家人說:“此吾之止水也”。這口井成為他破城之日的最后歸宿。

  七月二十日(8月14日),八國聯軍攻打北京東便門,北京城內一片恐慌與混亂。這一天,王懿榮在團練局指揮團勇作最后的抵抗。下午,城破后,他又組織部分團勇“以巷為戰,拒不投降”。半夜,王懿榮見大勢已去,“自知事不可為”,退回家中在花園內徘徊,得知八國聯軍已攻打東華門,慈禧太后攜光緒帝等人化裝逃跑了。他感到以身殉國的時候到了,命家人取來筆和紙,寫下了絕命詞:主憂臣辱,主辱臣死。于止知其所止,此為近之(注:《清史稿》記王懿榮題絕命詞于“壁”上)。與夫人、長媳從容投井殉國,時年55歲。

  如今一個世紀悄然而過,大家記住了甲骨文卻淡忘了王懿榮,連同他的字、畫、品行和作為,但是他的偉大和不朽卻在被人遺忘的歷史角落里灼灼生輝。

責任編輯:殷守龍

Top 血战到底麻将多少张牌 澳洲幸运5口诀 金龙策略配资 贵州快3开奖结果查询全 极速赛车规律怎么找 山东十一运夺金杀号 江西快3开奖号码分布图 股票涨跌的主要原因 海南体彩4十1规则 河北11选5前三直遗漏 pk10 内部规律技巧